壽衣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天狼影视_天狼影视剧_天狼影视在线2020_好看的

  小丁是個面目清秀的年輕人。熱情、好動、交遊廣闊。然而他高中畢業沒有考上大學,他厭倦瞭讀書,不顧父母讓他重讀再考的建議,開始四處找工作。起初他熱情高漲,按報紙上的招聘信息,一傢傢地去應征。但是幾天下來,他灰心瞭,一個高中畢業的人想找一個他認為不錯的工作的機會幾乎等於零。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,忽然在早報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看到一則招聘啟事:招聘本店急需店員一名。要求20歲---30歲,男性,有責任心,穩重勤懇。月薪600元,管吃住,有意者速來面試。

  平安大街東55號壽衣店某年某月某日“六百元,管吃住”小丁喃喃著,眼睛一亮。他抓起報紙打車來到這傢壽衣店。這是一傢很大的店鋪,也許是快中午瞭,店裡沒有顧客。店老板是個肥胖的面目陰沉的中年人。不知為什麼,小丁走進店裡,渾身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覺。

  “您是老板吧?”小丁賠笑著問,“有什麼事嗎?”中年人微微皺瞭下眉。“啊,是這樣,我看到您店裡的招聘啟事,我是來應征店員的”小丁有些緊張,太多次的讓他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覺。

  “年輕人,這份工作很悶的,你幹得長嗎?”老板有些不信任地看看他。

  “幹得長,幹得長,我這個人做事一向最認真啦。”小丁連忙保證。

  “那好吧,你明早來上班吧。”

  “謝謝老板。”小丁很高興。

  得知小丁找到瞭工作,他的幾個好朋友一起請他吃飯為他慶祝。當得知是在壽衣店工作時,他最要好的朋友小王不由有些擔心。“小丁,那地方不幹凈,你還是別去瞭。”小王平時喜歡占卜一類的東西。對這些方面的事情懂得很多。“沒事,沒事,我才不怕呢。”小丁借著酒勁一付英雄大膽的模樣。另外幾個朋友也說小王窮緊張,嘻嘻哈哈的取笑他。散席後,小王給瞭小丁一個桃木彈弓和三顆銀丸。並囑咐他如果真要遇到什麼隻要射中三顆銀丸,不管他是鬼是妖,都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。小丁原本不信,但看小王一臉認真,想想人傢也是一片好意,便隨身裝瞭起來。

  幾天工作下來,小丁對一切都熟悉瞭。他手腳麻利,嘴巴又甜,顧客對他很滿意。店老板對他也友善起來。這傢店外面是一大間店鋪,裡面是臥室、衛生間。老板姓張,外地人。傢人都住在鄉下。最裡面一間屋是一扇大鐵門,上面鎖著一個大鐵鎖,銹跡斑斑,好像很久沒人開過瞭。小丁和張老板睡一間臥室,每到夜深人靜之後,小丁總會被一陣奇怪的聲音驚醒,那聲音好像是從裡面屋大鐵門裡傳出來的。小丁側耳細聽,隱隱約約聽到好像女子求饒的哀懇的聲音,好像既痛苦又甜蜜,其間夾著雄性的喘息喝斥命令聲。讓血氣方剛的小丁聽得欲火飛漲,不能自己。他推推躺在旁邊的張老板,卻怎麼也推不醒。當他忍不住想下去看個究竟時,忽聽一聲雞叫,天放亮瞭,裡面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  白天空閑的時候,小丁問張老板昨晚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時,他矢口否認,並嘲笑那一定是小丁的思春夢,當小丁請求看看鐵門裡有什麼時,他的臉色立刻變得和很可怕,警告小丁千萬不要太好奇,並說如果再有這樣的念頭就辭瞭他。

  以後幾天裡,小丁夜夜都聽到鐵門裡傳出的聲音,強烈的好奇心*的他幾乎瘋掉瞭。就在這時張老板接到傢裡的一個電話,就急匆匆的趕回去瞭。臨走叮囑小丁看店。三天後就返回來。

  張老板前腳一走,小丁就急不可耐撬開瞭大鐵門上的鐵鎖,他推門一看,他嚇瞭一跳,裡面站著好幾個人。他定定神,仔細一看,原來是七個假人。但栩栩如生,同真人幾乎一模一樣,中間站著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,皮膚黝黑,劍眉鳳目,給人一種*蕩殘酷的感覺。他的面前半跪著六個女假人,個個貌美如花。尤其最前面的那個穿藍色宮裝的女人,杏眼桃腮,有種說不出的風情與嫵媚。小丁情不自禁地摸瞭一下她的臉蛋,軟軟的、滑滑的,感覺十分舒服,竟然讓他有種戀戀不舍的感覺。難道夜裡的聲音會是這些假人發出來的嗎?一想到這,他既恐懼又興奮,悄悄掩上門,他決定晚上再來看個究竟。

  做完一天生意,疲倦的小丁關上店門。躺在床上,小丁竟不知不覺睡著瞭。睡到深夜,他又被那個奇怪的聲音驚醒瞭。他悄悄溜下床,來到大鐵門外,輕輕推開一個小縫,他被眼前的情景嚇得目瞪口呆:白天在裡面看到的假人都活瞭!那個黑黑的高大的男人坐在一個寬大的太師椅上,那六個女人依次跪在他的面前,任他恣意玩弄。小丁看得口幹舌燥,羨慕得要死掉瞭。整整一個晚上,裡面一個男人和六個女人都在上演春宮圖。小丁覺得既恐懼又刺激。第二天,小丁無心做生意,早早盼著天快點黑下來。天黑瞭,小丁急急忙忙溜到大鐵門外,順著門縫向裡面看:那個高高的黑黑的男人赤身裸體地立在屋子中央,那六個女人跪在他的腳旁。他首先命令那個穿藍色宮裝的美女脫去衣服。那個藍衣美女溫馴地從命,露出一身白如凝脂的肌膚,纖細的腰身……然後她爬過去,跪在他面前。男人半咪著眼,用力抓住女人大力地揉搓,女人躲閃著哀哀的求饒。男人又伸出腳,命令女人舔他的腳趾,女人剛剛遲疑瞭一下,男人便暴怒瞭,喝令拿馬鞭來。一個穿紅衣的妖媚的女子立刻跪呈上一條粗粗的馬鞭。男人揮舞著鞭子使勁抽打那個藍衣美女,紅紅的血流淌在凝白的肌膚上,女人疼得滿地打滾,哀哀地一個勁地求饒。但男人絲毫不為所動。他一面殘酷地笑著,一面用力地雨點似的揮舞著鞭子,一屋的女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地發抖。小丁看得氣沖鬥牛,一種英雄救美的豪情令他忘記瞭害怕,他摸出那個桃木彈弓對準男人的頭射瞭過去,啪地一聲,正中腦門,男人立刻不動瞭,臉上露出痛苦地表情,啪,第二粒銀丸又射中瞭,中彈的地方流出黑色的血來,小丁興奮極瞭,第三粒銀丸又射瞭出去---他要這個傢夥魂飛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正在這時,一件讓小丁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:那個被打得渾身是血的藍衣美女竟不顧一切地抱住那個男人,銀彈打中她的後心,她軟軟地倒在地上。小丁還在納悶,另外五個女人伸出長長的指甲向他抓來,他躲閃不及,臉上熱辣辣地流出血來。“掐死他、掐死他,他傷瞭咱們大王!”女人們尖叫著瞪著血紅的眼睛向他沖過來。小丁嚇得魂飛魄散,拼命逃瞭出去。

  第二天,嚇破膽的小丁硬拽著小王和幾個朋友來到壽衣店,張老板還未回來,他領著他們筆直地沖進那個小屋,然而裡面空空的,什麼也沒有。難道一切都是夢嗎?小丁迷惘地想,但臉上的傷依舊隱隱作痛。

  下午張老板回來,小丁馬上遞上瞭辭呈打包走人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