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鬼坐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天狼影视_天狼影视剧_天狼影视在线2020_好看的

  索小虎(化名),南山縣蘭瓜鎮小蘭瓜村人,是個接站的三輪車出租司機。尖嘴猴腮,高個頭,身材像枯瘦如柴。他是個宰客比較狠的司機,不管歲數多大都是一樣。從小蘭瓜站到蘭瓜鎮街中心約5公裡,一般出租費20元。按照小蘭瓜站時刻表到站時間,天天在小蘭瓜站出口處攬客。看見本地人出租就收費20元,若見外地人出租就收費30~50元。小蘭瓜站三輪車的出租費,沒有一定的標準。這樣攬客和宰客的出租現象,讓人是很不高興瞭。

  有一次,從天州站發往南州站的1396次列車,途經小蘭瓜站是中午十一點瞭。看見旅客拎著大包小包,都紛紛下瞭火車。走到火車站驗票出口處,按照順序的排隊驗票後出站瞭。

  索小虎心裡是美滋滋的,高興的站在出口處,看見一對情侶過來瞭,主動上前的打招呼。小兄弟、小大姐去哪裡?用不用坐車?小兄弟說:“大叔,去蘭瓜鎮街中心!你看我們兩個人,坐車去鎮街中心要多少錢?”“哦,你看著給罷!”小大姐說:“大叔,那不行!我們給十塊錢,你指定不同意。若給你一百塊錢,那我們豈不吃虧瞭?”站在一旁的小兄弟說話瞭,“我給你十五塊錢怎麼樣?”索小虎說:“小兄弟,不行!你們年輕人,怎麼這樣摳門?”“你說錯瞭,不是我們摳門。不先談好價,怕你到瞭地方宰客瞭?”小大姐說:“大叔,二十塊錢!你同不同意,同意我們就坐車?”索小虎是四處探望瞭一會兒,仿佛是想看一看,那同行司機攬客的狀況。十分爽快地答應瞭,上車!

  轉眼之間,三輪車就開到蘭瓜鎮街中心瞭。索小虎先停穩車瞭,再給兩個客人開車門。又殷勤的說瞭一番話,二位,慢點慢點,小心碰頭!兩個人心裡一想,這個三輪車司機人真好,對待出租的客人,不僅服務的熱情周到,而且是文明有禮貌。小兄弟在錢包裡拿出二十塊錢瞭,他把錢遞給索小虎瞭,並且說一聲謝謝瞭!索小虎拿著手裡的錢,臉色是面紅面赤的樣子,說就這麼一點錢瞭?小兄弟說:“大叔,你是什麼意思?我們不是說好瞭,從小蘭瓜站到鎮街中心是二十塊錢,你怎麼說話不算話瞭?這麼大歲數瞭,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瞭?你這樣幹很不好,分明是在訛人嘛!”“哎,你怎麼說話瞭,我怎麼就訛人瞭?你沒說清楚瞭,怪誰瞭!我們三輪車開到鎮新街中心是40元,開往鎮老街中心是20元瞭。”“算瞭,算瞭!算我們是倒黴瞭,真是有眼無珠瞭,遇上這樣一種人。”小大姐是一邊說話,又是一邊給二十塊錢瞭,兩個人帶著不愉快的心情走瞭。

  古人雲,君子求財取之有道,是你的少不瞭,不是你的求不來。即使你是不擇手段多吃幾粒“飯米生”瞭,那也會讓你從鼻孔眼裡沖出來瞭。我們大傢都知道“舍得”的意義,有舍有得,不舍不得,大舍大得,小舍小得的道理。其實,舍得最早出自《易經》記載,舍得是一種人生智慧和態度,是擁有超越境界對已得和可得的東西,進行決斷的情懷和智慧。也是一種雅俗共賞,啟迪心智的“生活禪”。索小虎利用三輪車出租為誘餌,經常的宰客牟取零頭小利。不但坐車客人不高興,而且同行司機也難容他瞭。

  那一天,從天州發往南州1394次列車,途經小蘭瓜站是夜間十二點瞭。奇怪的是一趟火車,下來就兩個人瞭。在火車站昏暗的路燈下,看出來一男一女都戴著眼鏡,大約是三十歲左右,男子是身穿藍色的衣服,女子是身穿紅色的衣服。沒有上其它出租的三輪車,直接上索小虎的三輪車瞭。要求是去蘭瓜鎮街中心,也沒問要多少錢。一邊是關車門,一邊心裡想,這兩個人是與眾不同,有些心裡不踏實瞭。索小虎說:“二位,你們要去哪”?你們講話的口音,應該不是本地人。哦,是的。我們是天州市人,是來蘭瓜鎮走親戚瞭。索小虎說:“二位,怎麼不問車費”?你們和別人不一樣,難道不怕我宰客瞭?男子說:“大哥,你不會瞭”!嗯,真是林子大瞭,什麼鳥是都有。還有這樣的好人!

  不一會兒,索小虎把客人送到蘭瓜鎮新街中心瞭。跟往常一樣,說瞭些客道話,下車慢一點,小心碰頭什麼瞭。說來也巧瞭,正趕上蘭瓜鎮新街中心停電。街面是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。新街中心是無一人來往,靜悄悄的。偶爾,聽見不遠處,有公路上車流的聲音。隻見一男一女下車瞭,那個女子說話瞭。女子說:“大哥,多少錢兒”?你的車也該換一輛瞭,這一路噠噠的吵死人瞭!站在一旁的男子說話瞭,三輪車的聲音都是這樣瞭,你以為是市裡桑塔拉的出租車,小鎮的出租車必須有小鎮的特色!呵呵,索小虎一聽,撲哧的一笑。說對瞭,小鎮經濟發展趕不上城市,老百姓的收入不高。這三輪車出租是費用低,及經濟又實惠。

  索小虎說:“二位,都是爽快人”!你們人都不錯,又來鎮上走親戚。我不講虛價瞭,你就給100快錢吧!女子說::“大哥,不都是20塊錢”!你還不說虛價,怎麼一趟就要一百塊錢?呵呵,你們是不是聽錯瞭!因為一個人我收你五十塊錢,所以兩個人我收你一百塊錢。好瞭,別說瞭!男子在腰包裡拿出兩張百元大鈔,說你要一百塊錢,我給你兩百錢,你敢不敢收?索小虎說:“二位,都是有錢人”!你們既然不差錢,為什麼不敢收呢?說句不好聽的話,你給的錢越多越好瞭。這殺豬的還怕肉多瞭?我真的不理解瞭,今天是這麼走運瞭,盡然遇到這樣個傻子!

  女子說車費給你瞭,我們還的去親戚傢瞭。我們兩個人走的時候,你千萬不要回頭看喲!若你非要回頭看瞭,帶來一切的後果。我們是概不負責,別說沒有提醒瞭!哦,好的。看見手裡的百元大鈔,索小虎是眉開眼笑瞭。嗯,這一男一女有點怪怪的,剛才說些什麼瞭?他們走的時候不讓我看瞭,為什麼?難道有不能見光的事,懷著好奇之心,我是非要看一看瞭,有什麼神秘的東西。

  老人常言道:“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”。這一句話,真的沒錯瞭。新街中心是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。風還在呼呼的叫,一步一步嚓嚓的腳步。索小虎說:“什麼聲音,讓人毛骨悚然瞭”!在三輪車微弱的燈光,遠遠的望去,隱隱約約的有兩個人,是個一男一女,看衣服穿著上,跟剛才兩個人一樣,奇怪的是那兩個人的頭,怎麼沒瞭?心裡一想,可能是遇到傳說中的無頭鬼瞭。空氣彌漫著緊張的氣息,那濃濃的氣息,仿佛是讓人要窒息。隻見,那個一男一女的無頭鬼,一邊的說話,一邊的走來瞭。“你們出租司機想賺錢沒錯,可不能亂宰客呀!閻王爺是怒發沖冠瞭,命令我們來捉你回府。你索小虎名氣不小,閻王地府花名冊有你一筆。想不想去?走吧!”

  兩個無頭鬼的一番話,讓人是膽戰心驚瞭。索小虎說:“二位,還是你去吧!那閻王爺地府不是人登的地方,我還是想多活些年喲!我是上有老下有小,都靠我一個人掙錢瞭。我就不相信瞭,沒有犯什麼大錯,你和閻王爺敢冒犯天庭法度,帶我離開人間瞭!還你兩百塊錢,車費我不要瞭。”一個女鬼說話瞭,“你要還的兩百塊錢呢?”兩個無頭鬼是越來越近瞭,又一個男鬼說話瞭,“你自己看一看是錢嗎?”“嗯,怎麼瞭?”索小虎有些驚慌失措瞭,掃瞭一眼手上的錢。這,這怎麼是陰間流通的冥幣?媽呀!看來錢是還不上瞭,騎著東倒西歪的三輪車就跑瞭!